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山水画 > 山水画作品(白毅志山水画赏析)

山水画作品(白毅志山水画赏析)

更新时间:2022-06-17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752

一片山水即是一片心灵的世界。从“古风今雨”、“月下观山”、“灵心自悟”到“画乃心印”系列,白毅志一直坚持以感情的笔墨诠释山水万象,作品在追求一种大自然神秘意象的同时,更多的是借自然山水之境,表现和揭示人生活在现实中,却向往着那远离现实尘嚣的景象。


白毅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画院国画院院聘画家,甘肃侨联书画院院聘画家,兰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榆中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美术教育专业,曾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北兰亭书法高研班、中国山水画创作研究中心。

近年来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的展览如下:

《春雪》入选“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并获入会资格

《塬上春早》入选“逐梦·威海卫”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大山的回响》选“神圣长白”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守望家园》入选“翰墨青州”2018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新丝路-金城号》入选“金城流韵·21世纪新丝绸之路”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北方十月》入选“翰墨神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黎明书声》入选“美丽中国”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桐庐胜境》入选“诗乡画城·潇洒桐庐”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清幽山水间》入选“写意苏州”(山水篇)中国画双年展

《黔山之恋》入选“新时代 新意象”2019首届全国山水画双年展


我的生活我的画

文/白毅志

作为土生土长的榆中人,我的作品明显受地域文化的蒙养,同时广泛汲取南北山水画特点,逐渐走出了一条既有北派山水的朴厚雄奇,又有南派山水的润泽灵秀的绘画之路。一个人的绘画创作,就是一个人的生活和心路历程。我的山水画创作,都是画自己的生活感悟、自然状态和人生阅历,每一幅作品都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每一幅作品也都是我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故里山川。

有好朋友说我的作品看起来就像我本人,我知道这是对我莫大的褒奖,我承认,我在画作中所表现的山山水水,确实时常萦绕在我的心头,我画儿时的记忆、画时代的蓬勃、画魂牵梦绕的农家小院、画傲然挺立的苍松翠柏……一次次皴染着自己内心里最真实、最浑厚、最淳朴、最灵动的万物生灵,这每一笔,都是我与家乡心手相牵的挚爱。

我的《春雪》《金城瑞雪》,都在极力表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雪后北方,我竭力用最真实的感悟去体现一种洁净、清冷、开阔,而又不乏萧瑟的广大与苍茫,同时用更为细腻的笔触去刻画农家村居,以及雪后独行的马匹,力求脱离为画而画的技术层面,用画面细微的冷热感,在起伏与悬念之间给人以温暖与诗意。

而《北方十月》《黔山之恋》《桐庐胜境》等作品则力求体现我对北方山貌的整体把握,结体厚重的山体、密匝排列的树丛、灵动透亮的墨色,都尽量给观者以耳目一新的视觉体验,在点、线、面的组合中,则又将传统绘画的多种语言有机结合起来,以求整体的协调统一,而这一点一划之间,又无不都是自己主观情趣和个性追求的流露。


精神之蒙养·文化之升华

浅述我的笔墨观

对于笔墨理解的高下,没有年龄高低,没有性别之差。跟自己的认识和意识有关,跟自己吃的“第一口奶”有关,跟自己走的艺术之路有关,与自己跟的师父有关。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是说“严师出高徒”,而是“名师出高徒”。在艺术的道路上,跟一个一般的师父,练五年的童子功,不如跟一位高师,用半年的时间,领悟一两句真言。学习艺术,毕竟不像学习其他的科学文化知识。

对于中国画,不论是纯水墨还是淡设色,甚至重彩画,都离不开笔墨,好的作品,离不开好的笔墨。我认为,中国画不是色彩艳丽就不好,就低级,就俗气,而是在好的笔墨效果衬托下,要艳得高级,要艳得协调,要艳得自然。也不是说纯水墨就好,那要看作品之中真正的笔墨效果,看线条的质量,看墨的层次与变化。说到这儿,我倒觉得中国画有点像传统中医,凭感觉,凭经验。无论怎样,你要静心走进画中,人在画中游,才能品出味道来。

笔墨是具象的,又是抽象的。是实实在在的物象,又是浓浓淡淡的点线面。能看得见,又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是笔墨效果,看不见的是思想文化。笔墨,有形式有内容,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内容可以丰富多彩。这是笔墨的另一层涵义。

石涛对笔墨有如下论述:“古之人有有笔有墨者,亦有有笔无墨者,亦有有墨无笔者;非山川之限于一偏,而人之赋受不齐也。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能受蒙养之灵而不解生活之神,是有墨无笔也。能受生活之神而不变蒙养之灵,是有笔无墨也。

山川万物之具体,有反有正,有偏有侧,有聚有散,有近有远,有内有外,有虚有实,有断有连,有层次,有剥落,有丰致,有飘缈,此生活之大端也。故山川万物之荐灵于人,因人操此蒙养生活之权,苟非其然,焉能使笔墨之下,有胎有骨,有开有合,有体有用,有形有势,有拱有立,有蹲有跳,有潜伏,有冲霄,有崱屴,有磅礴,有巑岏,有奇峭,有险峻,一一尽其灵而足其神?”对于这段论述,我非常喜欢,顶礼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