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名家 > 花鸟画 > 张琳笔下的没骨花鸟画清丽脱俗,素雅古媚

张琳笔下的没骨花鸟画清丽脱俗,素雅古媚

更新时间:2024-01-04 文章来源:集雅斋 文章作者:集雅斋 点击次数:1986

画风清丽脱俗,素雅古媚,尤其擅长没骨花卉,作品富有浓厚的传统文化气质,将中国文化的内涵和中国小写意花鸟画的写意精神结合在没骨技法中,把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线条与“以我观物”的感悟和现代色彩巧妙的结合,创作出既富有传统内涵意境唯美又具有时代气息的鲜明画风。


张琳,字映慈,祖籍广西现定居北京,毕业于河北美术学院,现为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长城书画院理事,京郊工笔画创作室副院长。她自幼喜欢书画艺术,勤奋好学,三十余载勤耕不辍。在艺术的征途上,几十年如一日,刻苦学习,孜孜以求,不断探索,绘画风格勇于创新,被业内公认是极具发展潜力的艺术家。她擅长山水、花鸟,尤精于花鸟,她的花鸟笔墨生动,颇为传神,构图新颖,独具一格。其色调高雅、笔墨酣畅、情趣盎然,水墨与重彩结合从而创造了墨色厚重大气、严禁不苟、不落尘俗、从而形成自己独有的华而朴实的艺术风格。 

 其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并荣获大奖,作品《硕果》、《和气致祥》、《清风雅韵》发表于今日美术、扬子晚报、美术观察。2013年参加军博美展,2014年大连国际书画展;2016年南北方中国书画展;传承与融合当代中国画家邀请展;在广州、厦门、济南、河北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发表于《书画艺术》、《美术观察》、《美术探索》等多种专业书刊。

——简谈没骨画 

张琳花鸟画《禽来果虫香》

近些年来没骨绘画盛行,从事没骨绘画学习创作的人越来越多,没骨绘画气韵生动,赋色妍丽,温润雅致,能够雅俗共赏,这是它受到广泛喜欢的主要原因。现在不少的爱好者热衷研习没骨画,针对这个问题,我想简谈一下没骨画的学习。

在我们开始学习之前首先要对没骨绘画的传承脉络有个了解,才能正确的去学习它。没骨绘画的历史已经很久了,从南北朝张僧繇的没骨山水到北宋徐崇嗣开创的没骨花卉,至今已经一千多年了 。而真正成体系有传承的是徐崇嗣的没骨画鸟画,徐崇嗣是五代南唐时著名画家徐熙的孙子,徐崇嗣创办没骨画还有一段故事,五代时,花鸟画坛以黄筌、徐熙两家为代表,即所谓:黄家富贵,徐家野逸,西蜀黄荃的画风是勾勒填色富丽堂皇,江南布衣徐熙以水墨淡彩清淡野逸。

后来,到了北宋,画院地位尊崇,通过绘画也可获得功名。随着西蜀并入北宋,黄荃父子也随之进入了北宋画院,并且执掌了北宋画院。由于黄荃父子在画院的正统位置,朝廷对勾勒填彩的画风比较重视。但徐熙这一派系,由于他的画风非常清秀隽雅,崇尚格调和气息,注重画家的修养,再加上徐熙本人的修养也极高,故受到了皇帝和文人士大夫及雅士们的喜爱。被关注多了,就受到了黄荃父子的排挤。


张琳荷花图《风来香气远》

所以当时画院招画师的考试中,但凡有类似徐家画派的作品都是通不过的。后来徐崇嗣用祖父的画风去考试也没能通过。但是他特别有抱负很想进入画院,于是他就结合了徐黄两家的风格,既保留了徐家画派的清秀淡雅又吸取了黄家宫廷院体用色的妍丽,在徐家落墨法的基础上运用黄家颜色上的富丽自创一派,用颜色直接点染书写的一种全新的风格。他不勾线而是直接用色点染物象的绘画技法,就是我们现在称之为没骨绘画的开源。可以说,没骨花鸟画的开山祖师就是徐崇嗣。

徐崇嗣之后,历代都有传承人,宋末元初的钱选、牧溪、明代的沈周,到明中期的陆治绘画风格上都有没骨的体现。明代非常注重写意,所以擅长没骨的名家并不是很多,真正没骨画到了大的发展期是到明末清初恽南田的时候,他在徐崇嗣的基础上重新让没骨绘画大放异彩,就此产生了常州画派,现在我们所熟知的和学习的范本大部分都是来源于恽南田。他影响了很多人,清代的邹一桂,他是恽南田的女婿,也是继承恽南田派系最好的画家。

还有马元驭,蒋廷锡,余稚、任伯年、居廉、居巢及近现代的一些画家都受到了恽南田的影响,所以我们若入手学习没骨绘画也必定从古人学起,从恽南田开始入手。所谓取法要高,所学必然要快。以上就是没骨画的一个概略的传承脉络。

此外没骨画是中国绘画的一种表现形式。在这个技法形式上,它可以画的非常高古,也可以画的用色非常艳丽、浓烈。格调的高低和没骨绘画的这种技法是没有关系的,它可以格调很高,也可以格调很低。完全是取决于作者的审美和修养。从这上面看要心里很清楚,不要一想到没骨画就立刻想到了一些媚俗、甜腻的作品。历史上也有很多优秀的没骨作品,比如钱选的没骨画,清雅、安静、端庄、绝尘,那是水平极高的。还有徐崇嗣的作品,高贵、典雅、大气,我们现在很难见到,但也是格调极高的。


张琳花鸟画《粉艳芳姿》

其次,没骨画技法上一个常犯的误区,不勾线就忽略了线感,线的存在感,这是个极大的误区。相反的,没骨画一定要体现出线感,也就是骨感。没骨画它不是没有线,而是把线隐藏起来了。不勾线而显出这种线感,这正是没骨画的高明之处,也是没骨技法的核心内容,也是很难把握的地方。不勾而勾,不骨而骨,这种感觉一定得细细去体悟,没有骨头,软,是没骨画容易犯的问题,这里给大家一个启发,这也是它技法上要把握的一个重点。

若我们学习时只是把视角都放在了撞水、撞粉、冲色上这些没骨技法的皮毛上,那你就永远进不了没骨绘画的大门。